南澳金融

庄园开发的神话 ——广东茂名三家庄园非法集资

发表时间:2020-10-04 09:06来源:西安防范打击非法集资
20世纪90年代后期,广东省部分地区掀起一股果园开发的热潮,由于预期收入十分诱人,吸引了全国各地众多投资者。但人们很快发现,这只不过是美丽的肥皂泡泡……
案情简介
广东绿色山河开发有限公司、广东龙汇庄园有限公司、广东民昌果业有限公司是广东省化州市的民营企业,从1997年上半年起,三家企业在大力发展“三高”农业的形势下,利用城市居民热衷农业投资,二而相关农业项目融资管理不严格等情况,以共同经营果园的名义,先后在北京、上海、浙江、福建、山西、广州、深圳、沈阳等地进行招商活动,有的还在当地设立了分公司,采取向出资人出具股东权益证方式,承诺如投资果园开发,将获得定期收益,从而吸引了大批投资者。

从1997年9月至2003年底,共对外签订合作开发果园合同8600余份,开发果园44000余亩,集纳人民币4.5亿余元,其中境内集资3.2亿元,境外集资折合人民币1.3亿元,涉案人数5200多人。

三家企业以合作开发化州当地的山地为名,先向农民承包山地进行整体开发,然后以五亩为一个单元对外进行售卖,约定果园产生效益后开发商得利20%,集资者得利80%。由于监督管理机制的缺失,开发商随意挥霍和恶意转移集纳到的资金,加上荔枝、龙眼等水果价格大幅度下跌,开发未能按照约定履行合同中的收益责任,造成集资者利益受损,引发全国各地集资者不断到部分中直机关、国家机关和省政府驻京办上访,给社会稳定带来严重影响。
作案手段
1
借力政府,博取信任。
对于民间自发的庄园经济,当时的地方政府领导班子给予充分肯定和扶持,并提出“奋战三年,实现人均一亩果,再造一个山上化州”的发展战略,以及多渠道引资,多形式发展,建造50万亩全国最大龙眼生产基地的发展思路。同时,政府为三家企业出具了招商函,个别党政官员还到招商会现场讲话,推介化州市的投资环境和优惠政策。庄园开发企业正是利用地方政府对农业开发项目的支持大做文章,坚定了投资者的信心,使企业在较短时间里在全国各地顺利实施了招商活动。
2
虚假宣传,画饼充饥。
庄园开发企业在进行招商活动和广告宣传时,过分夸大了收益情况和公司承担违约责任的能力,特别是招商初期,龙眼、荔枝价格较高,企业按当时龙眼每市斤20元计算收益,预期收益十分诱人,促使全国各地和境外不少集资者参与合作开发的热情十分高涨。实际上,水果价格在经过短期高位运行后,水果市场持续低迷,龙眼、荔枝价格大幅下跌,龙眼价格从招商时每市斤10元以上跌倒2元以下,果园开发是投入越多亏损越大,之前的承诺和预期收益已经成为一句空话。
3
庞氏骗局,请君入瓮。
庄园企业在其集资过程和经营手段上带有明显的欺诈性,资金使用缺乏有效监管。某公司在已无任何资产的情况下,虚增注册资金3000元,造成企业实力雄厚的假象,企业的法人代表基本把公司当做私人公司,实行家族式管理,管理制度不完善,管理水平低下,特别是财务管理混乱。如某公司账面反映,1998年仅一年用于购鸡粪等有机肥料支出达1325元。在无法实现预期收益的情况下,庄园企业拿集资款来兑现回报,以稳住集资者,发现庄园资金出现危机后,还欺骗集资者实施所谓海外上市的“K计划”,推出果酒加工计划等,继续变化花样集资,争取更多的集资者参与,尽量推迟危机的爆发。

为维持庄园企业的运作,掩盖经营危机,相关企业还采取各种办法捞取政治资本和社会光环,为庄园经济非法集资活动遮羞和粉饰。如某公司是全国农业企业龙头企业,前任董事长是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商学院的客座教授,后任董事长是省政协委员、茂名市人大代表。
4
高额回扣,疯狂敛财。
庄园企业在集资活动过程中不少环节有黑色交易,如对中介人实行奖励或给予回扣,最低15%,最高30%,企业的各分公司负责人和参与推介人都从公司拿走了数目不菲的回扣。与此同时,集资企业法人代表大肆挥霍集资者的资金,如某企业法定代表人吴某某从1999年底至案发前共在澳门新世纪大酒店赌博输掉2000万元以上,到欧洲旅游一次花掉400多万元。随着危机的发展,企业的法人代表想法设法转移资产,偷逃资金,境外巨额集资款长期滞留境外,使巨额资金流向不明。
案件查处
有关部门高度关注果园开发企业招商活动,开展了调查工作并建议当地政府进行查处。2003年7月,化州市委、市政府成立了化州市庄园经济工作协调领导小组,化州市公安机关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虚假注册资本和集资诈骗对三家企业及相关负责人立案侦查。2004年2月,广东省政府组成工作组进驻茂名市,对包括化州市三家果园开发公司在内的企业非法集资进行查处。

从2004年起,在省政府的直接领导下,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对三家庄园进行处置,设立专门机构、安排专门人员进行善后工作,并明确其非法集资所涉债权债务的处置方案。在省政府的直接领导下,债权债务清理清退等善后工作基本得到妥善处理。同时,三家庄园的法定代表人和主要负责人已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涉案的有关政府官员也受到相应的党纪政纪处理。
案件警示
农业投资是时间长、低回报的投资,从我国农民生活的现状、收入水平以及庞大的外出打工的农民工队伍就可以看出端倪。如果参与者对此能进行粗略了解和冷静理智的分析,哪怕向当地果农询问一下,就能明白三家庄园宣传的投资效益是子虚乌有的神话。而当地政府的政策导向,也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招商活动的影响范围,这也是引发参与者集体上访、冲击政府机关的重要原因。

1998年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严禁利用庄园开发进行非法集资的紧急通知》明确规定,庄园利用开发名义进行“招商”的做法,违背了国家法令和有关规定,属非法集资,应予以查禁和取缔。以后者的投资款支付前者的本息维持资金链运转是不法分子在非法集资活动中惯用的伎俩,这就是所谓的庞氏骗局。本案中,三家庄园企业通过虚假宣传,“放卫星”式夸大产量和水果价格,给众多投资者描绘农业经济的“光辉前景”,最终必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小蚂蚁,大祸患
——辽宁营口东华集团蚂蚁养殖集资诈骗案
在辽宁营口,一度有数十万群众为了蚂蚁而疯狂,小小蚂蚁成了他们眼中的财神,引得他们纷纷倾囊而出投资养殖。然后有一天醒来,他们却发现所有的投资几乎血本无归。
案情简介
辽宁省盖州市榜式堡乡,这个相当贫穷的小地方,却出了一个名噪一时,声震辽宁的大人物汪某。大概没有人能够料到,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的汪某,竟在两年多的时间内,通过养殖蚂蚁的方式向当地老百姓非法集资高达约30亿元,这在经济不太发达的营口,可谓是惊天巨案了。

汪某系营口东华经贸(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自2002年5月至2004年12月,利用虚假出资成立的壳公司盖州市宇晨养殖场、营口东华生态养殖公司等企业,在实际无资金保证能力的情况下,以高额利息为诱饵,采取用后笔集资款兑付前笔款本金和利息的手段,诱骗投资者与其签订《蚂蚁养殖购销合同》,大肆进行非法集资活动。具体方式为:投资者以租养或代养方式,以每组1万元的价格购买汪某提供的蚁种,汪某承诺以35%--80%的年利息回首蚂蚁,每37天返还本息一次,分10次返清本息。同时,汪某还在辽宁各地大肆聘请当地人员设立分公司、代办点,并支付吸收资金额千分之五左右的提成,迅速扩大了集资范围。

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汪某利用上述手段与投资者共签订10万多份合同,非法募集资金29.95亿元,其中14.76亿元和7.21亿元分别偿还了投资者本金和利息,有7.98亿元被汪某用于挥霍性投资项目、广告宣传、企业庆典、赞助、偿还个人贷款、借给个人或单位使用。案发后,众多投资者血本无归,其中一名投资者安某由于受不了打击而自杀身亡。
作案手段
1
豪掷巨款,制造声势。
汪某的东华集团之所以短时间内声明鹊起,主要原因在于其善于“烧钱造势”。如汪某大肆在报纸、电视台发布广告,指导大量“软新闻”,宣传企业形象,号称东华集团有养殖、酒业、饮料业、电缆、丝业纺织、酒店业六大产业,给人实力雄厚的假象,还通过庆典、赞助活动等方式,获得机会和领导、明星合影,增加公众的信任度。据调查,这些活动就花了上亿元。2004年,汪某还以“东华集团”冠名赞助辽宁某电视台春节晚会。2004年下半年,在资金链出现危机时,东华集团又开始铺天盖地的宣传,以诱惑更多人把钱砸进来,如辽宁某主流媒体为东华集团做了几个整版的形象宣传;10月18日,东华集团在公司所在地盖州举行声势浩大的一周年的庆典,不仅大批明星应邀表演,而且还请到两位重量级主持人,在当地引起轰动。
2
假借实业,实为行骗。
汪某先是制造了一个蚂蚁养殖神话,向投资群众宣传蚂蚁产业利润如何之高,使得投资者相信所投资本金和利息能够保障。而实际上,东华集团的2000万注册资本金均为虚假出资,集团下的六家企业均经营惨淡。汪某只重视集资,根本不注重生产经营,如东华酒业基本没有效益,其生产的蚁蛾精系列酒由于定价过高,销售额只有10万元左右,截至2005年5月,该公司亏损2009万元。到了后期,随着养殖户越来越多,有一半养殖户没送蚁种,但养殖合同依然有效,到期返款。另外,东华大酒店、由振动电缆厂改制成立的东华电缆厂也都大量占用集资款,且均处于亏损状态,只有东华丝业上交集团净利润36万元。这些情况说明蚂蚁养殖等实业口号只是汪某实施犯罪的幌子,其直接目的为实施犯罪活动。
3
设代办点,铺集资网。
为迅速扩大集资范围和增加集资金额,汪某还组织人员在各地设立分公司,采取支付集资款一定比例提成的方式,迅速发展刁某、王某等15各分公司负责人,在辽阳、营口、本溪等地开办了几十个分公司,这些分公司再下设代办点、经销处、咨询处等,触角伸向最底层的熟人社会,一个密集有利的集资网得以形成。据统计,仅这些分公司就共为汪某集资近9亿元,有的分公司一家就集资2亿多元。
案件查处
2004年下半年,东华集团的资金链已开始吃紧,汪某的非法集资行为也进一步加快步伐,但资金链最终还是断裂了,投资群众随后向公安机关报案。2005年6月3日,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汪某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汪某死刑,认定同案刁某等15人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分别判处5到10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10万到50万罚金。判决宣告后,汪某等14人不服,提起上诉。

2007年11月26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了此案并作出终审判决,认为汪某集资行为所借助的实体企业盖州市宇晨养殖场合营口东华生态养殖公司,均系利用虚假文件、虚假出资方式成立的公司,在集资过程中,以两家公司名义编造了养殖蚂蚁有高额利润回报的事实,以支付35%--80%不等的高额利息为诱饵,欺骗养殖户与其签订《蚂蚁养殖购销合同》,骗取社会公众资金。在骗取大量集资款后,汪某又通过虚假出资注册成立了东华集团及其有关下属企业东华丝业公司、东华酒业公司和东华大酒店,并隐瞒有关企业严重亏损的真相,通过设立分公司、代办点继续进行集资,并将骗取的集资款进行挥霍性投资、偿还前期集资款本息、偿还贷款及个人消费,还将集资款汇总的4.27亿元借给其他单位和个人,致使9802万元不能归还。因此,汪某对7.98亿元债务主观上并无还款意愿,也采取了有关手段进行诈骗,其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且数额特别巨大,社会危害极大,应予以严惩。最终,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2008年11月26日,汪某在辽宁营口市被执行死刑。
案件警示
东华集团案是我国近年来几大典型特大集资案之一,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少有的主犯被判处死刑的集资案,众多集资参与者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尤其是退休工人将自己所有的积蓄拿出购买蚁种,结果却血本无归,甚至致使有的家庭一无所有,投资群众最终获得的偿付比率非常低。

这里特别要提及的是本案中的参与者安某,他拿自家的动迁补偿款10万元参与汪某的集资活动,有9万多元未能收回,最终因经济压力和亲友指责而自杀。血一样的教训在警示后人,勿抱着暴富的幻想参加一些集资活动,要对自己负责,对家庭负责。


伸向熟人的黑手
——新疆某科技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投资理念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一些投资人受到小投入高回报的诱惑,参与了非法集资活动。因此“头脑灵活”的刘某某铤而走险,向熟人伸出了黑手……
案情简介
刘某某,大专文化,2005年底他在互联网上发现陕西省某公司推介“年产15000吨复合无铅汽油”项目,认为这是一个赚钱的好机会,但苦于没钱投资。2006年4月,他找到陕西籍无业人员田某某等人,注册成立了某科技公司,刘某某自任法人代表,并与田某某签订《个人委托贷款中介协议》。该协议约定:公司委托田某某为“年产15000吨复合无铅汽油”项目通过银行采用“个人委托贷款”形式定向寻找投资人。协议签订后,田某某等人实际上并未通过合法渠道融资,而是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规定最低投资额起点为1万元,投资期限分为一年期、两年期和三年期三种,投资一年期回报率为8%,两年期回报率为10%,三年期回报率为12%,并以该公司的名义与投资人签订《项目借资合同》。

经查,该公司共与323人签订《项目借资合同》429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1305万元。由于该公司没有正当的经营业务,公司的运转靠后面投资者的投资支付前面投资者的到期本息及介绍人的提成返点,维持到2007年2月,公司开始入不敷出,资金链断裂。刘某某、田某某等人随后潜逃。非法吸纳的约900万元资金除用于公司经营,支付投资人短期回报外,其余资金被刘某某、田某某等人挥霍一空,使投资人遭受巨额损失。
作案手段
1
以经营高利项目资金短缺为借口。
该公司以从事高额利润项目为幌子,编造各种借口,以骗取公众的信任。
2
以高息为诱饵,进行虚假宣传。
本案三百多名受害人,年龄层级复杂,遍布全国8个省、直辖市以及新疆14个地州市,分布范围广泛。刘某某等人就是利用投资者贪利和盲目从众的心理,虚构投资项目,许诺月息8%-12%的高额回报,编造各种光环和名誉,骗取群众的信任。
3
利用熟人牵线搭桥,骗取信任。
本案中受骗人有许多是刘某某的熟人,刘某某正是利用这种熟人关系,介绍、宣传虚构的投资项目,骗取他人的信任,致使多人上当受骗。
案件查处
2007年2月2日,乌鲁木齐市公安机关对此案进行立案侦查,并查封、冻结该公司的厂房等固定资产,查封、冻结该公司180万现金,随即对6名犯罪嫌疑人涉案资产进行追缴。
2010年10月25日,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依法判处刘某某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5万元,田某某等三人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50万元。
案件警示
本案中,刘某某等人采取“放长线钓大鱼”的作案手法,以支付8%-12%的高息、红利或定期分配实物等为诱饵,使323人参与到非法集资活动中。在犯罪开始初期,刘某某等按允诺条件,以高于银行利息的汇报让集资参与人获得暂时的实惠,进而利用获利集资人作“活广告”四处宣扬,不断扩大集资规模,以达到“钱生钱、利滚利”的目的。但俗话说,“羊毛出在羊身上”,犯罪分子支付给广大集资者的所谓高额回报,往往都是集资者自己和后续集资者集资的钱,而非嫌疑人的获利返还。


“疯狂”的代价
——湖南湘西州非法集资系列案
1998年九十月间,湖南省一个偏远的少数民族自治州因非法集资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为全国关注。近百亿元的集资金额,50家重大企业涉案,涉及多个阶层和众多家庭的高参与率,使得该案尤为引人瞩目。无论是集资者还是参与者,都为这种“疯狂”行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案情简介
湘西州非法集资历时十余年,经过了一个从民间融资到非法集资、从小到大、从隐蔽到公开的复杂演变过程。1998年,当地个别企业为了解决资金困难,采取了极为隐蔽的方式,以略高于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回报率,主要向单位内部职工和利益关联者进行民间融资。后来,这些融资活动由当初范围较小、回报率较低的民间融资行为,逐步演变为集资企业和参与者日渐增多、回报率持续攀升的非法集资行为。

由于这些集资企业多以房地产和矿产品开发为投资对象,受2008年初房地产市场不景气和矿产品市场价格持续走低的影响,部分企业开始陷入经营困境,出现资金紧张。2008年8月中旬,几家涉嫌非法集资的企业资金链出现断裂,相继宣布延期兑付集资户本金和暂停付息。9月4日,部分非法集资企业不能按时兑现到期本息,引发了集资人员围堵街道、铁路的群体性事件,湘西州非法集资问题爆发。9月25日,再次发生部分上访者冲击州政府、堵塞铁路事件,并引发了部分社会闲杂人员打砸抢事件。

根据登记确认,湘西州非法集资企业达50家,集资金额93.56亿元,参与人数7.19万人,涉及湖南省14个市(州)和湖北、贵州、重庆等周边省市。其中:重大非法集资企业20户,集资金额86.42亿元,以息抵本后金额57.15亿元,参与人数6.17万人。如三馆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曾某某等自2003年11月至案发,共向2.42万人累计集资34.53亿元,造成集资户损失6.2亿元。福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吴某某等自2004年11月至案发,共向1.65万人累计集资24.09亿元,造成集资户损失6.14元。金丰农业科技开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王某某等自2005年7月至2008年9月,共向5754人集资8.84亿元,造成集资户损失2.26亿元。新世纪锰业有限责任公司徐某某等自2007年1月起至案发,共向1.14万人次集资4亿多元,造成集资户损失2.52亿元。
作案手段
1
以项目开发为名吸引公众参与投资。
该案涉案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或实际控制人,最初大多是通过挂靠具有开发资质的企业,利用项目开发或以项目开发为名集资赚取“第一桶金”,继而成立公司开展更大规模的集资活动。如三馆公司总裁曾某某于2003年挂靠邵阳市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再以该公司名义挂靠具有开发资质的吉首市国土房屋综合开发公司,参与湘西州“三馆项目”开发竞标,中标后即以邵阳市建筑安装工程公司驻吉首开发部名义,以开发“三馆项目”为由向社会公众集资;2004年1月,曾某某成立三馆公司后,即以该公司名义继续进行集资。
2
不断成立新的公司扩大集资规模。
一些涉案企业为扩大集资规模,利用集资款不断投资成立新的公司,甚至设立专门的“集资公司”。金丰集团董事长王某某开展集资活动,就是通过集团旗下各公司运作的。从2005年7月起,王某某先后通过挂靠相关房地产开发公司,以开发房地产项目为由向社会公众集资。2006年3月,王某某用集资款400万元注册成立了福诞公司,以该公司名义继续进行集资。2006年8月,王某某借款1亿元注册成立了湖南永丰担保有限公司(验资后资金即被转走),并以该公司名义,通过与集资户签订股份转(受)让协议,约定永丰公司向集资户转让部分股份,公司按期以月利率4.5%分配红利。

2007年3月,王某某用1000万元集资款注册成立了湘西州汇丰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专门从事集资业务,与集资户签订委托投资协议或借款协议,约定由汇丰公司代理集资户进行投资,按月利率2.5%-8%支付投资收益。2007年3月,王某某成立了湖南金丰农业科技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上述各公司的母公司,并于同年5月设立了金丰集团。
3
用集资款增加公司注册资本虚构公司实力。
一些集资企业为彰显实力,在集资获取一定资金的情况下,即运用集资款增加公司注册资本,为进一步开展集资活动奠定基础。2008年4月,曾某某用收取的集资款出资,将三馆公司注册资本从819万元变更为6189万元。2007年4月,王某某将福诞公司的注册资本从400万元增至2000万元,也是使用的集资款。
4
不计后果提高集资利息诱惑群众。
为套牢集资群众,吸引更多集资款,加之集资企业增多的“竞争压力”,各企业逐年提高集资利息。2005年以后,三馆公司逐步提高集资利息,从月息1.67%逐渐上涨至10%;2007年9月起,三馆公司还按集资款存期的不同给予集资户每万元250-500元不等的奖励,至2008年8月支付集资户奖励金额累计高达1.1亿元。新世纪公司自2007年1月开始集资即实行返点政策,从每万元返点200元,最高达到1300元;月息则从最初的5%逐步提升到25%。
5
各种奖励鼓动工作人员和集资户充当集资中介
为提高工作人员和一般集资户充当中介的的积极性,集资企业出台了多种奖励政策。福大公司自2005年起,对介绍客户集资的中介人员,从集资款中一次性给予2%-6%不等的费用,先后共发展中介人员97人,支付费用3672万元。金丰集团王某某向工作人员下达融资任务,每集资1万元给予50元回报奖励;同时通过中介人员介绍集资,每融资1万元给予200-400元不等的奖励,公司共支付奖励提成等1923万元。
6
不惜成本夸大宣传骗取集资户信任。
为骗取社会公众的信任,集资企业极尽夸张之能事,通过各种手段开展宣传活动,不惜血本。如三馆公司共耗资982万元,通过媒体虚假宣传公司开发项目多、房产销售好;邀请明星参加公司周年庆典、开展情系民工等活动,提升公司影响力;花钱为公司及总裁曾某某个人换取“湖南商业地产十强”“消费者信得过单位”“中国企业改革全国示范单位”“中国企业十大杰出人物”“中国诚信企业家”等荣誉。
7
后集资款归还前集资款维系资金链。
由于集资利息逐步飙升,而经营亏损严重,集资企业只能通过后集资款归还前集资款及支付利息,勉强维持资金链,直至无法维系而断裂,案发时大多涉案企业资不抵债。
案件查处
湘西州案件爆发后,湖南省公安厅和湘西州公安局迅速成立“10.2”专案组,从全省公安系统抽调经侦民警320余名,分成18个专案小组,对20家案情重大的非法集资企业单独立案侦查,于2008年10月2日对企业法人代表和高管人员实施集中抓捕,对228名涉案人员采取集中监视居住等强制措施,对65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实行逮捕,对涉案资产采取保全、查封、冻结、扣押等措施,对赃款赃物进行追缴。公安机关对其余30起案件也进行了积极侦办。

至2011年6月底,20起重点案件的侦办工作已全面完成,除3家企业经检察机关审查做出不起诉决定外,其余17家已被提起公诉,其中3起案件已终审判决;福诞房地产公司案主犯吴某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艺苑文化娱乐公司案主犯石某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光彩房地产开发公司案主犯张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罚金18万元。4起案已一审判决:三馆房地产公司案主犯曾某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新世纪锰业公司案主犯徐某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金浩房地长公司案主犯陈某犯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金丰农业科技开发集团案主犯王某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其余30起案件,已有18起依法判决,1起案件撤诉,其余11起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案件警示
1
理性面对高利诱惑。
非法集资具有很大的迷惑性,其之所以能够滋长蔓延,主要原因一是不法企业以高额回报诱骗群众参与,二是群众对非法集资性质认识不足、投机暴富心态作祟、面对高利诱惑,社会公众要摆正心态,理性分析。如在本案中,集资企业不断提高集资利息,最高时达到了月息25%,只要稍加分析就可以知道,即使企业经营良好,其利润也根本不可能维持瑞高利的支出。
2
摒弃从众心理。
本案参与集资人员达7.19万人,其中湘西州首府参与人数达6.17万人,2008年吉首市人口仅20多万,如果按照每户家庭3口人匡算,约90%的家庭参与了非法集资。不少人参与集资的原因是看到其他人参与并且获得了高额利润,于是纷纷加入,甚至借钱参与。这是盲目的从众心理,既没有考察被投资企业和项目的实际情况,也没有考虑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往往付出惨重的代价。


公司全称:XX物联商品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
总部地址:XX省XX市XX区XX号(XX学院旁)    
联系电话:020-000-0000